<del id="qyek4"><noframes id="qyek4"><nav id="qyek4"></nav></noframes></del>

<ol id="qyek4"></ol>

<th id="qyek4"></th>
  • 
    
    1. <th id="qyek4"></th>

      <tbody id="qyek4"><pre id="qyek4"></pre></tbody>

      進入產業互聯網,你得跨過四條護城河

      2019-08-23 18:08:09
      來源/  騰研識者 胡佳恒
      編輯/  jenny


      01
      三個故事與四條大河

      哥倫布至死都以為,他航海抵達的是東印度群島。這是他最初的目標概念,所以哥倫布也將上岸見到的美洲土著稱為印第安人(indias,西班牙語的印度人)。


      這個故事在反復上演。從工業革命到互聯網時代,探路者涌入新興領域所進行的許多偉大行動,都是已經走到半路上,突然發現遠遠超越了最初的概念。

      今天,人們發現的新大陸正是「產業互聯網」。

      為了喚醒和加深大眾、特別是投資者的信心,新的相關概念,也像搭積木一樣開始嚴絲合縫的壘向天際。但坦白講,有時候即使概念看起來眾聲喧嘩,可實際上還是遠遠不夠。原因也非常簡單:探索這片新領域,行動會先于概念,也更依賴對「下沉市場」的覺察。


      所以接下來,讓我們來看這樣一個基本事實。


      十年前,中小企業創造的最終產品和服務價值相當于GDP總量的60%,完成了65%的發明專利和80%以上的新產品開發,提供了80%以上的城鎮就業崗位?,F在,消費級市場已經以支付作為入口,基本完成了互聯網化。而工商業產業領域,則幾乎都還沒有開始真正互聯網化的進程。

      幸運的是,工商業產業領域還沒有開始真正互聯網化時,有的企業主已經開始了「自我察覺」——他們自己行動了起來。我這里可以先講三個下沉市場用戶,自發「編織」產業互聯網的故事。


      ——
      第一個故事,叫「企業主為什么把能耗管理插件當搜索引擎用」?

      在青島某橡膠廠,企業主主動給某售電公司打過許多電話:企業主想搞清楚自己工廠的某一道工序——密煉工序的能耗數據,然后根據數據去調整企業的生產運營計劃。滿足這個需求并不復雜,花了幾天的時間就開發完畢了一個基于平臺的插件,用來顯示這個工序的數據情況。

      但企業主幾乎隔幾天就打電話問,這個數據是什么意思?那么數據代表什么含義?過去是能源管理人員看能耗數據,現在是企業主自己看能源數據,關心用能的角色變了。過去能源管理人員可能一個月看一次數據,現在企業主一天要看好幾次,因為這個企業主把這個數據當作了解自己企業運營的一個鏈條。當用戶一天需要好幾次去搜索一個數據時,搜索引擎就出現了。


      所有的管理行為,第一步都是測量,測量需要依靠無差別的數據。而能源數據,更聚焦地說,電,貫穿企業運營的幾乎每一個環節,正是從哪兒來,到哪兒去,無法說謊。那么,位于三四線城市的小企業,有沒有企業運營的管理需求,以及隨之發展的能源數據管理需求呢?這個故事已經給出了答案。


      產業互聯網的重要入口之一,在工商業企業的產線。入口中的入口,在能源數據管理。


      ——
      第二個故事,叫「你能不能把電波畫出來」?


      我的一位朋友某天來找我倒苦水,原委是這樣:他去某高校講ppt,內容是如何幫助高校宿舍做節能管理,ppt準備了100多頁,講到一半被打斷了。對方說,我們對如何節能這件事不是很感興趣,我就一個需求,你能不能在寢室使用電水壺、電吹風的時候,識別出來,然后斷電?


      對方花了很大的篇幅去介紹高校宿舍因為使用大功率電器,導致火災的案例——這關系到學生的生命安全,而安全事故對高校負責人來說是一票否決的。

      從技術上來講,畫出特定電器的電波形,然后進行識別操作,這件事在1990年代已經有海外研究者提出,國內也不是沒有廠家擁有類似的技術,只是沒有進入這樣的特定封閉場景。但這已經和電沒有太多關系,起到決定性作用的是算法和訓練數據。


      需求已經越來越具體,而且看起來很不「合理」,可這就是來自能源管理市場的真實需求。


      ——
      第三個故事,叫「別以為農民工刷臉打卡是作秀」。


      在以往最不可能出現互聯網技術創新的行業——比如依賴重資金、高周轉的房地產施工行業,互聯網化的趨勢也已經出現了。

      因為工作關系,我們和上海的一家資方打過很多交道。這家資方旗下有房地產開發的建筑施工公司,他們發現房地產行業的利潤趨勢不可逆轉之后,想了很多辦法去降低成本,擴張服務鏈條,其中就包括做建筑行業的互聯網標準化軟件。不僅自己可以用,而且可以輸出給其他的房地產開發商。

      其中他們就談到,要在建筑施工管理中引入面部識別功能。這是一個種地時「亮出鋤頭」的動作嗎?一開始,我們也是有疑問的。后來經過多次拜訪,我們發現這家資方的辦公桌上,凌亂得擺放著各種機器,主人很抱歉地說,不好意思,是開發人員在做測試。于是那個之前存在的疑問再次出現:你們是真的在做這個系統的開發嗎?


      答案是肯定的。而且為什么是用面部識別技術,原因非常接地氣。

      施工總包方總是會遇到分包方因為種種原因消失的風險,這個時候,干活兒的工人只能找到總包方要工錢。如果工人像打卡一樣,在每天進場前面部識別,就能統計出有哪些工人,以及上下工時間??偘娇芍苯訉⒐べY打到工人賬戶上,然后將相應工資在分包方的合同里扣除。因為房地產施工的場景非常封閉,只要把住出入口,面部識別就能發揮作用。


      與傳統互聯網公司「發現需求-商業計劃書-融資-產品原型」的開發路徑不同的是,這家公司的開發路徑是:項目獲取-取得資金-用項目孵化產品原型-用項目迭代產品原型。說得通俗一點,就是不靠「預期+免費」模式去培養用戶習慣,而是靠「項目+替代」模式去迭代用戶習慣。

      上面提到的三個故事,前兩個跟我的行業背景——傳統的電力能源行業有關,最后一個則擴散到了傳統行業。從這三個故事當中,我們可以體會或者感受到不同的趨勢。


      這些面向產業互聯網的產品服務,天生具備以下四點不同:

      • 需求多半從實際有需求的公司孵化出來,而不是平地起高樓;
      • 能孵化出這些需求的公司大多營收正向,而不是燒投資人的錢;
      • 都是用盈利項目進行孵化,孵化即盈利,盈利即孵化;
      • 具備行業內的強復制性。


      這看起來沒有護城河——也就是技術門檻,好像我是傳統行業,我自發啟用自己的資金、技術力量,加上外來賦能的互聯網平臺就可以了。對于一些大型企業來說,這種想法不可避免。但其實橫跨在我們面前的,有四條護城河——每一個行業的產業互聯網,都可能不一樣。

      能源互聯網將是產業互聯網的最重要應用領域之一。聚焦到能源互聯網行業,這四條護城河在哪?如何跨過這四條護城河?

      【一】  人工河
      寧要昂貴的「人海戰術」
      不要便宜的「機器換人」

      企業規模越大,市場鏈條越長,越不容易啟動——即使你幫他實實在在降低了財務成本。要跨過的第一條護城河,是巨大的成本矛盾:寧愿要昂貴的「人海戰術」,也不要便宜的「機器換人」。為什么?

      2019年春節之后有一條新聞,說不少年輕人選擇送外賣,不愿意去工廠上班。至少從2000年開始,每年基本都會出現這樣的報道?,F在的工廠吸引力下降確實是事實。

      22年前上映的電影《花季雨季》里,女主角還能在暑期去生產線打工,大方地和鄰座的工友討論「拉長」是什么意思——「拉長,大概就是英文line的意思吧?」。在電影里,生產線代表著一個有活力的深圳。

      60年前的日本東京,豐田啟動不斷被后世學習的豐田汽車生產線、豐田精益生產管理法。工廠成為一個國家崛起的發動機,也成為日本「經營四圣」向東南亞企業家傳道授業解惑的道場。

      106年前的美國密歇根州福特汽車生產線上,無數的工人通過協作,創造出90分鐘出產一臺T型車的紀錄。這時的工廠,第一次取代傳統作坊,取代傳統薪酬體系,取代工人培養和晉升方式,塑造出現代企業的樣子。

      所以你看,工廠從來就是企業組織變革的主戰場。


      但是別忘了,福特生產線員工的日工資是五美元,這樣的工資水平,五個半月就能買一臺自己生產的T型車。反觀現在,許多中國工廠和106年前的福特汽車生產線沒有本質區別,甚至還達不到106年前的標準。有的工廠負責人也不愿意「機器換人」,更愿意用人海戰術去支撐訂單。巨大的廠房內,兩千名員工從早到晚重復機械勞動,工資水平增長緩慢,看不到未來。

      為什么工廠不愿意「機器換人」,依然大量雇傭人去進行機械勞動?從工資成本考慮,機器是更省錢的。只是從企業存活的安全性考慮,用人是最安全的。為什么?

      因為人是最好的柔性生產者。中國企業的大多數生產線面臨無序的現狀,供應鏈的無序,訂單的無序,現金流的無序……當你無法判斷下面三個月該代工生產什么產品時,你也會選擇放棄使用機器,而是用人。因為人可以做任何動作,按照你需要的時間、節奏工作。

      但是現在年輕人不愿意去工廠了,這是個問題。所以很難預測,很難管理,很難有序。這就形成了一個莫比烏斯環。如果這些問題不被解決,年輕人還會進一步「拋棄」工廠,強迫工廠放棄過去的方式。這個用技術或者產業互聯網的方式一定是可以解決的,但它不是一個領域的公司能單獨解決的問題,它是一個系統工程。

      工廠需要一次巨大的變革,這也正是產業互聯網的機會。讓每一個工廠、每一條生能源數據管理能普度眾生——幫助每一家企業提高運營效率。但是并不是每一家企業都能入這個法門——進行能源數據管理。獲得數據、鏈接,用技術去解決預測、管理、無序的問題。然后,年輕人用自己的行動去投票,埋葬那些不愿意改變的工廠。

      年輕人「拋棄」工廠是產業互聯網的一個不起眼,但是極為重點的背景,當越來越多的年輕人「拋棄」工廠,也正是工廠開始迭代新生的時刻。

      【二】  孤島河
      巨大的用戶挑選偏差
      易出現新時代的上山下鄉

      幾乎所有商業模式的創新,都是基于技術的變革。同時,某一項技術變革能夠支撐商業模式成立的重要原因,不在于這項技術的超前性,而只在它極大提升了效率。

      南京信息工程大學商學院副教授張三峰、華僑大學經濟發展與改革研究院教授魏下海撰寫的《信息與通信技術是否降低了企業能源消耗——來自中國制造業企業調查數據的證據》一文,引用世界銀行提供的中國制造業企業調查數據,就發現了如下事實:

      • 無論是資本密集型、勞動密集型,還是介入中間類型的企業,信息和通信技術(ICT)都能幫他們提升能源使用效率;
      • 無論是成熟企業還是初創企業,ICT都能幫他們提升能源使用效率,而且企業越成熟,提升效率越高;
      • 無論是大企業還是小企業,ICT都能幫他們提升能源使用效率。

      能源數據管理一定能提升企業的運營效率,因為其本質正是將企業運營過程中的關鍵節點、里程碑、控制點、檢查點全然數據化,然后不停的計劃、執行、修正、迭代。如果質疑這個規律,那就等同于質疑戴明環(PDCA),動搖整個現代企業管理的基礎。

      舉個例子,能源數據管理會倒回來影響財務計劃、預算和核算,去扒一層成本的皮。在中車眉山車輛有限公司,他們就是用財務手段進入到能源管理領域。把能源管理稱為和質量管理、安全管理同等重要的管理內容,然后開始明確管理額度,明確測量精度,在收到明確測量結果后進行分類閉環。

      2021年可以直接看A片的网站